来自 国内 2019-04-07 02:54 的文章

裁判通过VAR的帮助直接罚下肘击的柏佳骏

  中国足球目前发展不顺利的情况下,是需要更多的青少年来主动参与足球运动的。但试问如果一个踢球的孩子看到了类似柏佳骏、韦世豪这样的犯规动作,他们是否也会在自己的训练比赛中加以模仿,然后表示职业足球都是这么踢的。那些孩子的家长们,在看到了这样的恶意犯规动作之后,还敢不敢让自己的孩子去投入到足球运动当中去?可以说恶劣犯规的影响不仅限于眼下的赛场和个别俱乐部的利益,它会对整个社会的足球环境产生影响,抹黑中国足球的形象,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恶意犯规对足球运动发展都是百害而无一利。

  但在间歇期的调整之后,对恶意犯规队员进行了追加处罚,恶意犯规的实质无需解释,拉斐尔、费尔南迪尼奥和葛振是因为犯规动作的不必要性和伤人性吃到红牌,也会让如今发展本就举步维艰的中超联赛以及国字号球队的形象受到损害。

  他们也是因为自己的技术粗糙,这不是单单一个足球层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经过以上对十张红牌的解析我们可以得出,也是对青训系统教练员提出的挑战。但在联赛赛场。

  三月的气温还未完全回暖,中超的赛场却火爆异常。开季后的三轮联赛,中超赛场共出现10张红牌,创下了联赛同期的历史最高记录,此前的纪录发生在2015赛季和2016赛季,前三轮比赛共出现8张红牌。其中这10张红牌里不乏柏佳骏肘击奥斯卡,拉斐尔以球踢人等不道德的恶意犯规,而在中国杯的比赛上,韦世豪对乌兹别克斯坦队员舒库罗夫的犯规也引来了舆论的一片哗然,这些恶意犯规本不应出现在足球场上,它们严重影响了中国足球的形象。

  以韦世豪在中国杯中对舒库罗夫的犯规为例,虽然当值裁判手下留情没有直接向韦世豪出示红牌,但是韦世豪本身的犯规动作极为恶劣,他在赛后的瞬时采访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悔过的意思。事后,包括西班牙《阿斯报》、《马卡报》,阿根廷《奥莱报》和意大利《米兰体育报》这样的知名国际媒体都对韦世豪的这一犯规给予了报道,韦世豪踢人的视频也在国外的网站上广为流传,不少国外的网友也对韦世豪以及中国足球本身提出了质疑,可以说韦世豪在国际赛场上的恶意犯规让整个国足的形象都受到了极大的损害。

  对于这些恶意犯规,中超俱乐部纷纷做出反应,在内部对涉事球员给予了处罚。像申花俱乐部,就对做出恶意犯规动作的孙世林和柏佳骏进行了罚款外加下放预备队的处罚,恒大俱乐部对代表国足比赛做出恶意犯规的韦世豪做出了停赛一个月的处罚,武汉卓尔给拉斐尔开出了50万元的队内罚单,深圳佳兆业则是罚掉葛振一个月的工资外加下放预备队。

  

  卢琳是因为对裁判的喋喋不休才惹来的第二张黄牌。由于他主观伤人目的并不明确,重庆俱乐部和足协方面也可能不做追罚决定,可以看出在足协重罚柏佳骏恶意犯规的情况下,想必拉斐尔、葛振等人也难逃类似的追罚。如何杜绝球场暴力呢?教育是根本,但这些恶意犯规的存在无疑是对足球运动初衷的一种亵渎,糜昊伦也是为了球队的利益被迫吃红。红牌数量多,球场暴力并非球场上的正常技术动作,青少年阶段的踢球习惯不好,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此前足协已经对柏佳骏和孙世林分别禁赛5场和4场,剩下的四张红牌则都是由两黄的累计而成?

  尤其是青少年球员培养阶段的道德品德教育就尤为重要。足协先前的惩罚余威逐渐消散,红牌的原因也各不相同。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像拉斐尔用球踢人的行为又出现在了职业赛场上。这些恶意犯规才是我们当下真正应该打击的目标。第三轮的四张红牌几乎都是直接出示。因此对球员的道德品德教育,这既对球员自身的领悟提出要求,或是防守动作跟不上进攻球员的速率才先后两次吃到黄牌。第二轮唯一的一张红牌出现在天津天海和深圳佳兆业的比赛中。换而言之防守球员并非有主观意义上的恶意伤人,而韦世豪的犯规发生在国际赛场,只是因为防守动作不到位应该受到相应的处罚。防守动作大,本应向社会尤其是青少年传递运动的正面力量,属于恶意犯规。但葛振倒地情况下附加动作踢人和拉斐尔用球踢向倒地的田依浓则没有丝毫辩解的余地。

  而像拉斐尔、柏佳骏这样的红牌完全是冲人不冲球的恶意犯规,可以说这个动作本身没有任何的伤害性,至于费尔南迪尼奥的红牌,第二轮一张,中超前三轮十张红牌的分布是首轮五张,长大了这些恶劣的动作想法也会带到职业的赛场形成隐患,国足内部可能会做出禁赛条令,这两个动作都带着强烈的主观伤人性,他们的对手都没有和犯规队员产生冲突,其中卢琳虽然是累计两张黄牌被罚下场,它们不但在社会层面造成了恶劣的舆论影响,首轮的五张红牌里。

  当然恶意犯规发生的责任也不能完全推卸给青训系统的教练员,再好的成长环境也不可能保证每个出产的队员都具有极高的道德修养。像韦世豪虽然屡有不冷静的行为,但鲁能足校出产的其他队员在赛场上并没有类似的举措,而柏佳骏更是徐根宝青训体系下走出的队员,与他同届的颜骏凌、武磊等人也没有做出过这样恶意伤人的举措。可见球员与球员之间的差异性注定了培养球员时需要因人而异,有些问题球员不光要从小受到良好的足球环境熏陶,更要在他成熟之后受到各方面的约束以及俱乐部管理方面的频繁敲打,如此一来方可避免其在球场上再惹争端。如果这样前后期双管齐下的培养模式还无法杜绝问题球员的暴力属性,那这样的球员就应该得到比现有禁赛规章更严厉的惩罚力度。

  比赛中的犯规动作也有所收敛。这已经超出了正常体育竞技的范畴。只有柏佳骏是因为恶意犯规被直接红牌罚出场外,第87分钟,另一方面也离不开各方面始终不得大意的监督。他们认可对手的犯规原则上还算是防守动作,因此杜绝球场暴力的根本方法是在球员的成长过程中灌输公平竞赛的理念,糜昊伦在面对深圳队势在必进的射门前伸手拦下皮球吃到直接红牌,红牌多本身不是问题,这表明在职业球员的眼里,像首轮张琳芃、杨善平、郑凯木等人两次犯规时,同时中国足协也对应联赛相应的规章制度,各家俱乐部在第二轮的比赛中都吸取到了教训,但这两张黄牌都发生在同一个球的吹罚上,足协也不好追加韦世豪的停赛。其中费尔南迪尼奥为了争夺球权伸腿蹬踏或许还有一定的解释面,以及第三轮四张!

  各家俱乐部的管理部门对恶意犯规球员的处理还有其他新意,比如申花、武汉等队都让柏佳骏和拉斐尔这样的队员手写道歉书表示歉意,但这样的形象工程毕竟难平民愤。中国足协为了提升赛风赛纪,每轮联赛开始前都会在联席会上和各家俱乐部甚至重点球员进行沟通,强调赛风赛纪,但到了实际的比赛情况中,恶意犯规的发生仍然屡见不鲜,可见类似的举措更多停留在治标不治本的阶段。

  值得一提的是,在柏佳骏与孙世林的接连恶意犯规中,裁判通过VAR的帮助直接罚下肘击的柏佳骏,却漏掉了掌掴的孙世林。但最终,孙世林也难逃足协追加处罚。

  

裁判通过VAR的帮助直接罚下肘击的柏佳骏